XANADU桃.

太阳太远了 否则我要埋在那里
你可以叫我桃桃


“那个,伯贤……”你是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小破地方都能偶遇上边伯贤,赶紧跑去他面前,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一样,说话都磕磕绊绊的,“我们可以合照吗?”


面前的男人一下子坦然地笑了,弯起眼睛来点点头,“当然可以啦。”


你像是如获大赦一样慌忙掏出手机,手忙脚乱地点开相机。——但苹果前置摄像头拍出来的照片实在是有些一眼难尽。


本来就紧张,再加上按下快门键的时候手都在发抖,结果拍出来的画面根本就不能看。你懊恼地垂下脑袋,在心里怒骂着自己的不争气。
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喊我吟吟就可以了。”你一边调试着手机曝光一边回答道。看来想好看点注定是不行了。相机太过于魔鬼了,手机里又没有美颜相机,现在当场下载的话……实在是有点太尴尬了……


“要不然录视频吧,我事后再从里面截?”


你想了想后小心翼翼地提出这个建议,于是身旁的人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。


“好哦。”


于是你再度举起手机按下录像键,接着对着摄像头笑着比了个耶。虽然还是有点紧张,但看起来比刚才的成片好了不少。


镜头里的边伯贤偏过脑袋看看,也跟着你的样子笑了笑,眼里是时常会对粉丝们流露出的宠溺。


“吟吟啊。”


“嗯?”


他突然喊出你的名字,让你有些没办法控制住地悸动。太犯规了。


手机还在录着,所以你仍然微笑着看着手机,并认真地希望回家以后能从这段视频里截出来一张正儿八经的照片。


“我爱你。”


大脑一瞬间宕机,你整个人一下子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,手抖得更厉害了,于是手机从指尖滑落,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

身旁的人又凑着脑袋看了看你僵硬的表情,


“哇,这种程度的话……真的好可爱呢~”

太过于慌张所以变得凌乱的头发被汗液浸湿粘在额角,他喘着粗气,声音大小参差不齐的话语被风声湮没。


他抬起眼来看向天空。你知道其实他分明看不见你,但在和他对上视线的时候还是会心头颤动。


“我所坚信的主啊,请你帮帮我,”他在颤抖,你不自然地摸了摸棕色的长发,想要掩饰些什么。


“无论以何为代价,我都愿意承受,”他的眸子猩红一片,“请让我脱离苦海,离开这个让我无限痛苦的地方吧——!”


你的呼吸没办法平静下来。烈阳升至天空的正上方,让人没办法睁开眼睛。你垂眸,他仍然不愿意闭眼。阳光刺得他眼睛发痛,眼角渗出血液。


心头一动,不自觉地从树上落下来。你能听见你的动作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,吵醒了森林里的几棵古树和成千上万的蝴蝶。


你伸出一只手,长期无法接触太阳所以青白色的指尖抚上了他的眼睛,清凉从你身上传递至他的体内,你用另一只手不慌不忙地将发丝撩至耳后,空气里的悸动震耳欲聋。


他虔诚地跪下,


“我将会是您最忠诚的信徒。”


你听见他这样说。

看见被绳子勒出青紫痕迹的手腕时边伯贤皱皱眉,象征性地心疼了一下,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他自己。

脑海中回响着优美的华尔兹,眼前嘴角挂着血痕的女人是他的一生挚爱,无可替代的缪斯女神,无与伦比的堕落天使。

他缓缓蹲下俯身盯着看进你眼底。倔强的恼怒眼眸是美味佳肴最好的调味剂。

“你还想怎样?”嘴唇如花苞一般娇艳。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沙哑的声音听起来疲惫。“放我出去!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边伯贤的脑袋里轰鸣一声,白了。

冷着脸看向你时发抖的身子多无辜,多可爱啊?这样可爱的女孩,怎么能擅自离开他?

伸出手抚上你的脸颊,你抖得更厉害了。

“很冷吗?”他开口问道。

你哭着摇了摇头,眼泪顺着脸颊滑落。你低下脑袋,凌乱的头发遮住了表情。

细白的脖颈暴露无遗,唯一一块好肉是腺体。

没有血色。薄薄的皮肤下,青的蓝的血管若隐若现,里面好像有血液在流动似的。信息素淡淡的香味释放出来。想一口咬上去。

想到只有百分之五的匹配度后边伯贤叹了口气,要把心里的压抑都释放出来似的。

再等等吧,试剂马上就到了。

他将会给你独一无二的爱。

那是完美无瑕的残次品。

你低头整理了一下短裙。嗯,没什么问题,今天是清新可爱的紫格~


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,你烦躁地靠在墙角玩弄着新做的美甲——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乖巧一点,你特地换掉了之前的那套拽姐穿戴甲,现在的这一套是淡淡的裸色,看起来温柔可爱。重要的是,不会露馅。


要是被边伯贤知道了你就是之前总在暗地里跟他作对的大姐头头,别说谈恋爱,他不揍人都算是太阳打西边起了。


精心挑选的气泡水通过掌心给整个身体传递冰凉。拜托,不会是吴世勋这小子的信息不准吧?他不是每天这个点打球都要从这里经过的吗?怎么现在还不来?


再不来水就不凉了!!!


“知道了,我会解决掉他的。”


从不远处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,你心下一颤,将卷发向后一撩便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地走过路口。


“啊,”你抬眼,刚刚好遇上了才挂电话的边伯贤。他轻轻挑眉,饶有兴味地看了看你无辜的神情。你才不管他是什么表情,自顾自地露出一个笑容,“你在这里。”


他没有说话,瘪瘪嘴。


你继续笑道:“我刚刚在这附近找你呢……上次我走得太仓促,为了感谢你帮了我,我想约你一起出去……对了,这是水,这个天气打球很渴吧?”


边伯贤笑意不达眼底,先垂眼看了看你手上的水,欲言又止后还是接了过去。


“谢谢,”他拧开瓶盖的动作非常流利,却在下一步停了动作。他没有喝,而是轻笑着再次看向你,“你不知道我是谁吗?……或者说,你不觉得我很危险吗?”


你极其无辜地摇了摇头:“啊?你在说什么?”


他没有恶意地笑了,好像是听到了这天下最让人开心的事情。把瓶盖又拧回去拿在手里,细长手指上还贴着两三个创可贴,骨节分明还泛着淡淡的粉色,简直涩到想要死在他的床上。


他好像看出了你在想什么,微微收紧了手指:


“你真可爱。”


“不管是现在的你,还是正在扮演着现在的你的你。”



“你怎么可以……”


“你怎么可以……偷偷去见别的男人?”